正文

往年6~7月是服装批发市场秋冬新品打版、下订单的高峰期,而今年似乎平静了许多。连日来,信息时报记者走访了全国最大服装集散地广州流花-矿泉服装批发市场和东莞虎门服装市场了解到,在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涨声一片的双重压力下,大部分服装企业均推迟了秋冬新品的上市时间,并减少了订货会的举行次数;而更多企业则选择了加速推出新品并暗中提价,用来转嫁成本上升带来的压力。

红棉国际时装城总经理卜晓强向记者表示,今年服装原材料棉花同比涨幅超过30%,服装企业为此普遍推迟了秋冬季生产期,预计新品集中上市在8月中上旬,今年的批发价预计将提升10%~15%。

秋冬订货会遇冷 代理商都在观望

时至7月,眼下已到秋冬季服装的订货高峰期。然而,由于今年原材料大幅涨价,已影响到秋冬季服装定价体系和产品上市时间。

在白马服装大厦经营女装的薰衣草时装有限公司经理黄赞有表示,原材料价格一直走高,变化令人琢磨不定,许多面料商为了减少风险都不敢多备现货,服装企业要拿面料只有下单预订,而现在预订要到一个月后才能拿到货,所以也影响了服装企业的生产安排。

红棉国际时装城内的女装品牌“源源不断”总经理林媛媛则表示,新品推迟上市还与代理商有关,现在代理商都采取观望态度,不敢多拿货,“据我所知,很多企业开的秋冬订货会都很不成功。”她表示,许多代理商对下半年市场需求量把握不定,订货时采取了“多批次少批量”的谨慎态度,而服装企业如果过早大量推出新品,订不出去会变成库存,在成本压力下,无疑会让企业加快“送死”。

记者了解到,对于大企业而言,原材料上涨的影响不大。“后街男孩”老板施明晓就是比较有前瞻性的一个。由于去年下半年对形势判断比较准确,在秋冬面料淡季较低价位时拿下了许多绒棉,现在原材料供应相对稳定。

代工厂愁利润 有订单不敢接

一端成本压力持续上升,另一端市场需求有放缓表现,对于服装生产企业来说,影响可想而知。“现在做代工毛利率很低的,有8%~10%就不得了啦。我们帮大客户做订单,除掉成本后,一件衬衫真正也就赚3~4元。”东莞一家衬衫加工厂老板黄先生表示,现在成本上涨这么快,恐怕这点利润一下就要被吃掉了。

另一方面的压力则来自劳工。据中国家纺协会调查显示,今年全国家纺行业劳动力成本上涨幅度已超过10%,劳动力资源紧张、人工成本上涨已经成为当前家纺业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。虎门服装服饰行业协会副秘书长秦英福对此深有感触。“其实服装企业目前并不缺订单,而是有单不敢做。很重要一方面原因就是缺工。因为企业如果接了,到时无法按时交货,要交违约金,到头来说不定还亏了。”
析因 漫无尽头的成本上涨成“不可承受之重”

“劳动力成本上涨还能接受,因为上涨比较缓慢,且是可调控的。但原材料目前漫无尽头的涨价,令服装企业心惊肉跳。”女装品牌“源源不断”总经理林媛媛表示,往年只有一两种面料价格会波动,设计时可根据情况少用这种面料而用其它互补代替,而今年包括棉纺、毛纺、麻纺、丝绸、针织、化纤甚至是印染所有面料都涨了,实在让服装企业吃不消。

据了解,今年全国范围的异常天气困扰农耕,新疆、长江流域的棉花播种进度较去年同期有所推延,导致后备棉产不足。另外,中国第二大棉花进口来源国印度近日暂停了棉花出口登记,使得本就处在“高价位震荡”的棉花国际供需关系更为紧张。统计显示,至6月初,标准级棉花已涨至17591元/吨,较2009年上涨了37.10%,粘胶短纤涨幅达54.7%,涤纶短纤涨幅达33.5%。

红棉国际时装城总经理卜晓强表示,成衣成本中,棉纱价格占比一般在60%~70%,而今年以来棉纱的涨幅已超30%。

各路招数

应对1:只报一周内的价

原材料价格一路走高,给代工企业很大的压力,因为他们都是先接单,商定价格和交货期,再等生产出来后发货。

“假如接了单后原材料涨幅超过预期,根本没法赚钱,甚至还会亏本。”衬衫加工厂黄老板表示,他的很多同行都只接受报一个星期内的价格,“时间越长风险越大,所以企业倾向于做短期订单,最长半个月。”黄老板表示,今年很多企业更乐意于做内销单,因为交货周期短,容易把握成本,不会像以前挤破脑袋去抢外贸单了。

应对2:暗推新款提价减压

面对不断上涨的成本,提高批发价是服装企业惯用的法宝,但对一些小厂而言,尚不敢明目张胆涨价,只有采取较为隐蔽的方式变相提价。尽管服装成本涨了三四成,很多秋冬装价格只涨了10%左右。“往年批出一件衣服有20元利润,今年我们只要10元,另外10元让给客户。”林媛媛表示,与代理商共赢才有可能挨过今年难关。

另外,一些中小型服装企业则在服装款式上下功夫,通过加速推出新款服装暗中提价,或在同样的设计上尽量使用更实惠的面料。

应对3:减少总款量增加款式

面对压力,许多服装批发商表示,今年秋冬季生产量将有所下降,“今年我们的总款量由300多款减少到200多款,减幅达1/3,同时也把以前每年3次的订货会缩小为2次。”黄赞有表示,压缩总款量,是怕代理商难以承载那么多;减少订货会,是为了拉长工厂的生产时间。

现在,他更倾向于寻找那些接单和研发部门在广东、制造环节在内地的工厂。因为它们相对广东的工厂成本要低廉,包括厂房租金、水电费和工人工资等。


 


上一篇:桂林一商场搞噱头促销 百余人只穿女士内衣购物
下一篇:紧缩银根 内衣等服饰业网络广告投放下跌

相关阅读